财联社7月5日讯(编辑 刘蕊)在小摩上周末刚刚高喊“380美元”的天价预期后没几天,花旗就喊出“年底65美元”的惊人看空预期。

截止发稿,布伦特原油的交易价格还徘徊在每桶113美元附近。短短几天内,两大华尔街投行一个预测油价还能翻几倍,另一个却预测油价将腰斩,多空对决的火药味十足。接下来,无论油价如何变动,两大投行中总有一个将被“打脸”。

上周末,摩根大通的一份报告惊呆了市场:摩根大通的Natasha Kaneva等分析师预计,假如G7实施限制俄油上限的举措遭致俄罗斯报复性减供,可能导致布伦特原油在极端情况下飙升至380美元。

如果俄罗斯每日原油供应减少300万桶,将推动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升至190美元;而最坏的极端情况是俄罗斯每日供应减少500万桶,这可能意味着每桶原油价格飙升至380美元。

然而还没过两天,花旗集团全球商品研究主管Ed Morse等分析师却给出了一个截然相反的预测。

如果全球出现严重影响石油需求的经济衰退,到今年年底,原油价格可能跌至每桶65美元;到2023年底,原油价格可能跌至每桶45美元。

花旗分析师称,这一预期是基于OPEC+产油国没有任何干预举措,以及石油投资减少的假设情景之上。

花旗的展望将当前的能源市场与上世纪70年代的危机进行了比较,并表示:“就石油而言,历史证据表明,只有在全球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中,石油需求才会出现负值。但在所有经济衰退周期中,油价都会降至大致的边际成本。”

实际上,这并非花旗首次表达看空立场。早在近一个月前,花旗就曾提出,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升将伤害全球经济,其冲击力可能可以与1970年代初石油危机相媲美。

花旗预计,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,全球大宗买家今年向大宗生产商支付的费用将比2019年增加5.2万亿美元,这相当于全球GDP的约5%。而如果下半年远期价格兑现,全球大宗买家的支付费用将比2019年增加6.3万亿美元,相当于全球GDP的6.2%。

这意味着除了大宗生产商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以外,其他大宗消费者都将遭受损失。在这一过程中,欧洲和部分新兴经济体最容易受到打击,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也会随之飙升,而这又将反过来打击石油需求,从而拉低油价。

花旗早在6月初就下调了全球石油需求预期,并在约半个月前下调了马拉松石油等多家美国石油股的评级,表示“鉴于相关的经济风险,原油上涨的潜力已经减弱”。

唐山全国文明城市资格被停止,俞敏洪拟开电商学院!俄罗斯成中国最大原油供应国,美股大幅收涨;5倍大牛股又遭停牌,A股再临重要窗口

下周重磅事件一览:美联储议息会议将至;欧佩克公布月度原油市场报告;关注鲍威尔新闻发布会

俄乌重大进展!欧美股市大涨,原油黄金直线也拉升!俄国防部决定大幅减少军事行动,乌克兰放弃加入任何军事联盟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